与巫师财经“分手”背后:B站暗藏“出圈”隐忧

  

访问:

阿里云年中大促 点击领取最高12000元红包

天翼云“年中上云节”全场0.6折起 8888元礼包全场可用

作者:刘洋

两者一个回合的剑拔弩张,意味着巫师财经与B站声势浩大地“分手”了。对于此事,双方都未能回复《财经》新媒体的采访。

有传闻称,与巫师财经签约的视频平台是西瓜视频,签约费高达1000万元,合约期为期2年。对于此事,西瓜视频相关负责人则对媒体表示:不回应。

一边是风头正劲的内容创作者,另一边则是视频平台冉冉升起的新星。两者分手的背后,是UP主和B站谁在违约的“罗生门”,也是B站与内容提供者的合作隐忧,亦是视频内容平台激烈竞争的一个侧面。而选择“出圈”的B站势必要考量,如何与内容创作者合作以维持平台优势,如何与他们建立更为稳固的联盟以迎接竞争。

巫师财经出走B站

为爱发电难敌“不眠”的资本?

巫师财经与B站的这场“分手”并不和平,多个回合的争执后,至今尚未明确,到底过错方是谁。

图片来源:网络 巫师财经和B站争议事件时间线整理:刺猬公社

图片来源:网络 巫师财经和B站争议事件时间线整理:刺猬公社

6月14日10时,“巫师财经”在其公众号中发布名为“[退出B站]《鲜衣怒马少年时》——关于网红、内容产业、我的成长”的视频,宣布将退出B站。同日,B站发出一纸公告,表示知名UP主“巫师财经”违约,已冻结其账号。

巫师财经宣布退出B站的视频截图 图片来源:网络

巫师财经宣布退出B站的视频截图 图片来源:网络

B站在关于“巫师财经”单方面违约公告中表示,巫师财经与国内某视频平台签订了排除B站的内容合作协议,而在此前,B站已经与他签订了长期的内容合作协议,并直指巫师财经致力于财经专业的内容讲解,却连最基本的契约精神都无法遵守。

对于B站的“指责”,巫师财经在15日凌晨予以回应。

巫师财经表示,2020年4月,B站提出希望与他签署合作协议,但此后,B站迟迟没有完成协议签署流程。而在这个过程中,巫师财经确有意与其他视频合作,于是在5月19日向B站正式发函,告知他决定暂不签署协议。由于协议并未完成实际签署,他认为,合同关系尚未建立。他还表示,自己曾多次向B站明确5月19日不签署合作协议的决定,而B站不但无视,还在6月2日强行给他转了一笔标注为合作款的款项,且拒绝退款。巫师财经认为,这是B站在“试图造成协议已签署的既定事实”。

对于这份回应,B站也于当日凌晨作出回应,公布了其与巫师财经签署的深度合作协议合同和邮件记录截图。

但对于这一“实锤”,巫师财经并不买账,紧接着针锋相对地发布了第二份澄清说明。巫师财经表示,自己在4月15日向B站寄出单方签字版本的《bilibili深度合作协议》,但直至5月19日B站也未完成协议盖章,而巫师财经方面也没有收到双方签字盖章后的合同。而在5月19日,巫师财经是按照法律程序向B站发函,表明撤回签字、不签署协议,并作出了公证。而在6月2日,巫师财经方面收到了来自B站的合作协议扫描件及一笔款项。同时,巫师财经还表示,对于协议是否生效及相关责任认定,会通过法律程序,不论结果如何,都愿负相关责任。

至此,双方在网络公开的“口诛笔伐”暂告一段落。对于这一纠纷,北京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李亚对《财经》新媒体表示,合同一般是双方签字或盖章后才能生效,但双方也可另行约定,主要看合同条款中关于合同生效条件的约定。在合同签署过程中,要约可以撤销,承诺可以撤回,但是要求撤销或撤回的意思表示通知要送达对方,且撤回撤销的意思表示应在合同到达前或同时送达。

于此同时,也有熟悉相关法律的网友表示,从B站晒出的合作协议合同编号看到,该合同生效的日期是5月27日,晚于巫师财经发出合同撤销函的5月19日。而合约在以下几种情况下不能撤销:1。确定了承诺期限不能撤销;2。以其他形式明示要约不得撤销;3。受要约人有理由认为要约是不可撤销的,并已经为履行合同做了准备工作。以目前情况来看,第三种情形已经不成立,接下来就看B站与巫师财经是否存在第一种、第二种情形了。

尽管伴有争议,但不可否认,巫师财经在B站的影响力之大。2019 年 9月17日,巫师财经上传第一条视频,其内容以分析商业事件、解析资本市场的运作规律为主,视频中运用了大量专业的金融术语、逻辑和商业数字。为了避免这些内容晦涩难懂,他往往将其“降维至幼儿园水平”,以通俗易懂的语言和案例加以解释,所以即便没有专业知识背景的用户,也能看的津津有味。

图片来源:网络

图片来源:网络

内容的独特与专业,加之B站的扶植,让他迅速走红。如今,他在B站拥有313万粉丝,在B站知识区排行中仅次于张绍忠。部分网友认为,巫师财经以一己之力带动了B站知识区的腾飞,经典案例而后“冲浪普拉斯”、“半佛仙人”、“略财经”等纷纷崛起。

从密切合作到惨淡分手,这一结局令人唏嘘。巫师财经在其首次发布的视频中曾谈到在B发布视频的初衷:“B站财经方面的作品实在是太差了,所以我想做两期试试水”。而在告别视频中,巫师财经也坦言,仅靠打赏的钱不足以养活自己,“用爱发电的动力也有所动摇”。

B站“出圈”:在崛起,也在腹背受敌

“小破站又出圈了”,面对B站的一次次声势浩大的事件,人们屡屡如此感叹。

近年来,B站快速发展,“出圈”是他的代名词。从“最懂年轻人的晚会”到“后浪”的刷屏,B站正在不断刷新人们对他的固有印象,也使公司影响力、股价、市值随之水涨船高。

5月19日,B站发布的2020年一季度财报显示,一季度实现营收23.2亿元人民币,和上年同期相比增长69%。其中,游戏业务收入为11.5亿元,同比增长32%;直播和增值服务业务收入为7.9亿元,同比增长172%;广告业务收入为2.143亿元,同比增长90%;电商业务收入为1.57亿元,同比增长64%。

财报数据显示,B站平均月度活跃用户人数(MAU)为1.724亿人,移动月度活跃用户人数为1.564亿人,分别同比增长70%、77%;每日活跃用户人数(DAU)为5058万人,同比增长69%;平均月度付费用户人数(MPU)为1340万人,同比增长134%。

财报的喜人成绩也让其股价再创新纪录。当天B站股价收盘35.22美元,市值约122亿美元。

尽管如此,B站仍处于亏损状态。根据2020年一季度财报,最新季度B站净亏损达到5.38亿元,同比扩大175%。在不考虑员工的股权激励成本以及并购无形资产的摊销成本后,非美国会计通用准则下,B站净亏损仍然达到了4.71亿元。

而这已经是B站上市后,连续亏损的第八个季度了。正因如此,B站不得不多点发力,谋求“破圈”。

B站最初是二次元社区,如今已渐渐走向“大而全”。从财报来看,直播、电商、广告业务等均为其贡献了营收。同时,B站还公布数据,2019年,B站学习类UP主数量同比增长151%,学习类视频播放量同比增长274%,全年泛知识视频的观看用户数突破了5000万。

B站发力“出圈”使不同特性的用户群体正涌入B站,这让B站的流量随之增加,但同时也面临着部分用户的流失。有数据显示,2017年B站商业化之前,24岁以下的“后浪”用户约占用户总数的75.2%。2019年,B站这部分用户比重为43%。

对于某些用户而言,“出圈”后的B站似乎变了味。在巫师财经的告别视频中,他直白地指出,自己深刻意识到了B站环境的变化。也曾经有混迹B站多年的资深用户对媒体表示:“现在B站啥都有了,早就不是一个单纯的二次元社区了。”

甚至有人总结出了B站视频的“财富密码”:通过欺骗行为来获得网友关注的视频,例如UP主通过制作“我患上了抑郁症”或“我爱中国”等视频,来获取大量播放量,以此来“恰烂钱”。

来源:巫师财经视频截图

来源:巫师财经视频截图

对于企业而言,“出圈”意味着将面临更大的市场竞争。此次巫师财经的出走正是视频平台激烈竞争的一个侧面。

2020年6月,B站开辟了专门栏目“知识区”,推出了知识官招募计划,为创作者提供百万奖金加上亿流量的扶持。而西瓜视频也几乎在同一时间发起了“西瓜活字计划”,投入一亿元现金 价值一亿元的流量,招募文字创作者“转产”视频。

不仅如此,字节跳动正紧锣密鼓地布局中长视频,西瓜视频正是其长视频战略的载体。根据《2019年西瓜视频用户洞察报告》,2018年至2019年6月,用户量同比增长122.9%,MAU(月活跃用户数)达到1.31亿。

互联网分析师唐欣对《财经》新媒体记者表示,对视频网站来说,内容IP一直是争夺焦点。随着众多优秀的民间视频制作者的崛起,这两年对IP的争夺也蔓延到对制作人的争夺上了。同时他表示,长视频有其优势,就是能深度绑定一批用户,同时抬高竞争门槛。

事实上,B站与西瓜视频此前便有一番交锋。据了解,敖厂长是B站拥有700万粉丝的知名游戏UP主,但自去年,他开始在西瓜视频上频繁更新。而且从今年5月7号开始,他再没有在B站上发布过视频。有媒体报道,敖厂长此番出走是因为西瓜视频给了他超出10倍的收益及推荐权益、流量扶持。

对于优秀内容创作者的竞争早已在各大平台风起云涌。斗鱼与虎牙的主播之争曾难分难解,亦有冯提莫等主播选择入驻B站。

对于创作者流失,唐欣表示,这对平台来说自然是一个损失,但也不应把这个现象看得过于严重。因为平台的核心竞争力应该在于能够培养更多的优质内容创作者,而不是依赖于少数头部创作者。

总而言之,B站想要“出圈”,就要做好参与竞争的准备,如何与其平台内的内容创作者建立更为稳固的关系,应该是此事件后着重考量的问题。

posted on posted @ 20-06-24 08:53  :admin  阅读量:

Powered by 沙巴体育玩法-沙巴官网平台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